【叶王】魔术师的表演是如何失败的

a.

某个苏黎世的冬夜,叶修起来放水。完事他半倚靠在走廊栏杆上,就着掌心点了一支香烟,浅蓝的烟雾呼出一口,忽然听见金属响动,一回神看见月光底下——

 

王杰希把自己铐在了铁栏杆上。

 

用手铐。

 

叶修惊呆,怀疑自己半夜幻觉。口里烟掉落在地,酒店的毯子片刻烧了个洞,散发出倒霉的焦味。

 

“谁?”王杰希闻到空气中的味道,四下看去。

 

叶修忙隐了身形藏在柱后,只竖起一双耳朵听动静。

 

王杰希见一个影子鬼鬼祟祟,又认出那股烟味,不由挑了挑眉:“出来吧,叶领队,我知道是你。”

 

叶修无法,被抓包了只好走出来。

 

他眼神乱飘,就是不敢看王杰希:“那什么,王大眼儿,我就是路过上厕所的,你自己和别人约好了玩手铐p……非抓着我干什么。”

 

王杰希疑惑:“我没有和别人约啊?什么手铐普,普什么?”

 

叶修尴尬地咳嗽一声,老脸红了红,什么话都没好意思说。

 

面对如此正气凛然的王杰希,他那点略显粗鄙的念头说出来就太伤面子了。

 

他假装底气十足,倒打一耙:“你还说我鬼鬼祟祟,你自己呢,不睡觉,把自个儿铐这儿,什么意思呢。”

 

王杰希反问他:“你没收到通知?不知道冯主席怎么想的,说今年元旦来点新花样,让咱们各出节目凑台晚会,还要网上直播,顺便给联盟拉点广告费。”

 

叶修挠挠后脑勺,这事儿他知道是知道,可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他都早准备好现场来首《野蜂飞舞》了,不属于待办事项。

 

“可能咱们得了世界冠军冯主席他特别高兴吧。”叶修解释着,目光又瞄向王杰希被铐住的双手,“所以,你……?”

 

王杰希:“我?我准备表演保险箱逃脱,正练着呢。”

 

叶修:……

 

王杰希手指翻过来摸了摸袖口,面色一变:“不好,今天忘带钥匙了。叶修你帮我拿一趟吧。”

 

叶修:……

 

b. 

叶修:“所以,为什么要表演这么大动干戈的魔术。弄点小手绢儿、扑克牌什么的不好吗。”他眼神落在王杰希的手腕上,“你看你,手皮子都磨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

 

王杰希:“哦,因为我代言的是保险箱啊,就是那个,‘星星保险箱’。”

 

叶修愣了半天。

 

“……啥?”

 

“星星保险箱。”王杰希又重复了一遍,“你知道我从不接广告。冯主席这回专门帮我接了一个,让我在元旦直播里面想办法植入一下,我不想拂了他的好意。”

 

叶修的神经在颤抖。

 

“所以,保险箱的广告是什么。”叶修勾起一边嘴角,忍不住开嘲讽,“‘星星保险箱,关不住大活人的保险箱?’”

 

“是‘星星保险箱,唯有魔术师能逃脱的保险箱’。”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纠正。

 

叶修不由干巴巴地感叹:“……社会、真是太社会了。”

 

王杰希:“所以您打算什么时候帮我拿钥匙去?我在这儿都铐了半天了。”

 

“哎,哦哦,好。你房卡在哪?”

 

王杰希凑过去,将上衣左口袋对着叶修:“这兜里。房号623,快去快回。”

 

c. 

说笑话,叶修怎么可能不知道王杰希房号是多少。

 

他都盯着王杰希那么久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升华一下革命友谊。

 

最先发现情况不对的是苏沐橙。

 

不要问她为什么。女人的直觉总是敏锐得可怕。

 

然而苏沐橙但笑不语,她偶尔对着电脑看着什么,时不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其次是老板娘陈果。

 

又一个拥有可怕嗅觉的女人。

 

自从叶修在她眼皮子底下暴露之后,陈果常和苏沐橙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两人不知说些什么,关系渐渐好得像亲姐妹,上个厕所都要手挽手,初中生似的。

 

成立国家队后,楚云秀也发现了。分房那天,她眼疾手快拿到了和王杰希隔壁一间的房卡,悄悄提出和叶修换间房。

 

叶修当时眼观鼻鼻观心,从心而为: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楚云秀笑得和蔼。

 

“这……”

 

“算了,叶领队不愿换,我怎么敢强人所难。”还没等叶修反悔,楚云秀就把房卡收进包包里了。她潇洒地拖走行李箱,“那我先走啦。”

 

叶修:……

 

他手掌捂住眼睛,肠子都悔青了。

 

而男人中最先发现的是有机会主义者之称的黄少天。

 

一次聚餐,他快人快嘴:“哎哟哎哟,队长队长你快看,老叶看王杰希像不像苍蝇盯着屎!”

 

喻文州微笑:“少天你闭嘴行吗,大家正吃饭呢^_^。”

 

d. 

 

黄少天知道了,就意味着其他人都知道了。

 

除了王杰希本人。

 

那天被比喻成“屎”的王杰希非常不爽。

 

他破天荒拽住黄少天竞技场连续PK十场,解封的魔术师打得某剑圣摔了一晚上键盘。

 

自此,黄少天立下毒誓,元旦晚会上他要打着快板口若悬河怼上王杰希一万遍,否则他的姓就左右颠倒着写,不信蓝雨粉不给他点赞。

 

他早就想好了:听说得到点赞最多的节目表演者就有机会任选联盟中的一位成员结伴法国七日游。他琢磨着小卢这孩子想去看巴黎圣母院好久了,这回正好带他去,也省的好好的孩子天天要找什么微草刘小别。

 

e. 

叶修用钥匙打开了王杰希的手铐。

 

“我说老王,你整这么认真,该不会想带英杰去那什么七日游吧?”叶修笑了笑,“我看了看,好多都是情侣项目,这不合适吧。”

 

王杰希说:“谁说我要带英杰去。今年夏休英杰早去过了。”

 

“那你想带谁去,带谁去?”叶修摩拳擦掌靠近他,被王杰希半推开:“去去,我选谁关你什么事。”

 

看来魔术师对这次直播人气的冠军势在必得。

 

“别对我这么无情嘛大眼。”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创可贴,“专门拿了两片,手拿过来,我给你贴上,小心发炎咯。”

 

他接过王杰希的手腕,兜里摸出一瓶酒精,用棉签沾着给破皮处擦拭消毒,接着撕下薄薄的创可贴,粘上去用手指轻轻抚平。不一会儿,王杰希的两个手腕上都贴上了印着“叶修”二字的创可贴,红艳艳地映在他皎洁的手腕上。

 

“这上面怎么还有你的名字?”

 

“粉丝送的。”叶修说,“之前我削苹果削到手,沐橙在社交账号上无意说了一句,就有粉丝送了好大一箱。你要的话,我分你一半?”

 

“谢了,不用。”王杰希扭过头去,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被叶修触碰过的地方还有点发麻,“怎么不分你兴欣队员去。”

 

叶修只是笑。

 

王杰希忽然觉得这月色有点烫。

 

“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王杰希说。

 

叶修刚要走,又被王杰希叫住:“等等,先别走。”

 

“什么事,舍不得我?”

 

王杰希故意冷下脸:“没有的事。我是叫你保密。”

 

“保什么密?你半夜玩儿手铐把自己困住的事儿?”

 

“总之、总之我要表演的内容你不许说出去。”像是要解释什么一般,王杰希又补充了一句,“泄露了就没惊喜了。”

 

叶修心眼一转,刚要答应下来,忽然改了主意:“嗬,要我守口如瓶,可没这么简单。”

 

王杰希皱眉:“那你想怎样?”

 

“我也想带人出去玩儿嘛。”叶修不知打着什么鬼算盘,“这样,我做你的魔术助手,奖励的旅行基金你八我二,我们兴欣陈老板娘一直想去西藏看看,她要是钱不够我再垫。”

 

王杰希轰他走:“行吧,你二就你二。总之别说出去。”

 

“瞧你说的。”叶修笑着推搡他一把,“咱们现在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哪能再往外说。再说了,有哥当你的助手,你那小破箱子还不蓬荜生辉。”

 

“你少乱用成语。”

 

二人又拌了一通嘴,最后各回各房休息去了。

 

没有人知道,叶修回房的路上,手心里汗津津的。刚刚还能说会道,一背过身来紧张得后心都湿透了。

 

真说起谎话来,他实在不是行家。

 

想分钱是假的。

 

老板娘想去西藏也是假的。

 

他就是想借个搭档的名头,说不定可以蹭着王杰希呆个七天,去哪都行。

 

f. 

退一万步讲,就算旅游不成,他还能借口排练每天拉着王杰希不放。

 

这样一想,他真是太机智了。

 

忍不住飘上天,喜不自胜。

 

g. 

 

次日,黄少天正大摇大摆往嘴里塞餐包,一见王杰希来了,忽然眼珠子瞪圆,张口要说话,冷不防噎个半死,又是咳嗽又是喝水,愣是说不出来,直哼哼:“唔嗯、嗯嗯!”

 

苏沐橙:“少天你在说什么?”

 

她顺着黄少天的目光一看,顿时心下了然:

 

……哦。

 

只见王杰希深绿色外套的袖口外,正露着一对创口贴,上面大喇喇写着“叶修”二字。那一对鲜红加粗的华文行楷,黄少天只觉眼睛要被辣瞎了。

 

门口喻文州也看见了,他默不作声地移开了目光,端着一个空杯假装喝咖啡。

 

苏沐橙自然认得那创口贴的来历,只是这贴的位置有点微妙啊,到底怎么才能伤到那里呢,还伤得这么对称……?

 

她思索着,双眸中闪过一丝精明的光,一抬头,正好和楚云秀的眼神对上,二人心照不宣,互相点点头,目光交错电光石火间二人已然交换了七十吨小黄文。

 

孙翔大笑不止:“王杰希手是怎么了?这创可贴丑死了哈哈哈哈。”

 

唐昊附和:“就是,多难看。”

 

餐厅众人陷入迷之沉默:……

 

肖时钦捏紧餐叉,刚想说些什么阻止他俩继续,忽听王杰希说话了:“是吧,我也觉得很丑,不过管用就行。昨晚磨破了,叶修给贴的,说是粉丝送他的礼物。”

 

正在接水的叶修手一滑杯子哐当砸到地上。

 

众人目光如炬,无声地集中到叶修的背影上,看得他脊背火烧油滚,仿佛灵魂的拷问。

 

他抹了一把汗,转过身:“不,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王杰希莫名其妙:“不是这样是哪样啊,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你觉得我在说谎?”

 

“好好,咱们换个话题,换个话题。”苏沐橙忙不迭地打圆场,女神说话比什么都管用,“叶修你也别说了,大家都懂的,这没什么。”

 

“是啊是啊,没什么、没什么。”李轩点头表示认同,一边用餐巾抹抹嘴,动作僵硬。

 

叶修百口莫辩,昨晚明明是柳下惠,今朝却被当做西门庆。他想说些什么,忽然见王杰希的目光严厉地射过来,警告他保密手铐和表演的事,否则大有‘今日绝交两分钟’的趋势。

 

“你们先聊,我、我去扫杯子碎片。”叶修刚要一溜烟撤,忽然王杰希叫住他:“哪儿能啊,扫地这种粗活儿还是交给我这个微草环卫工吧。你先过来坐。”说着,慢悠悠亲手夹了块油条泡到叶修的豆浆碗里,远远朝他招招手。

 

叶修脸烧得通红,知道这个促狭的魔术师睚眦必报,是在记恨他那天说微草是拿扫把的环卫工。他又最受不了王杰希对他笑,只得手软脚软地走过去,挨着王杰希身边坐下,连筷子都要拿不动了。

 

他才坐定,王杰希就起身,施施然去拿扫把了,剩他一个好像被钉在椅子上,对着豆浆油条丢了魂。

 

“哎哟喂,瞧瞧人家老王亲手做的豆浆泡油条这么有魔力啊。”黄少天嬉笑着努努嘴,“叶修都舍不得吃了呢。”

 

喻文州微笑:“少天你闭嘴行吗,大家都吃饱了^_^。”

 

h. 

这么顶大帽子已经扣下了,叶修索性放开了与王杰希来往,偶尔看见苏沐橙楚云秀等人暧昧的眼神,他也当作没看见。

 

没有办法。

 

他们两个、真的、只是在、排练、而已。

 

关系简直不能再像纯洁的革命友谊了。

 

加入王杰希的节目之后,叶修才发现,魔术师原来是真的魔术师。

 

王杰希要表演的不仅仅是保险箱逃脱,还有其他很多把戏,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精彩魔术套组,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当最终的排演完毕,王杰希鞠躬谢幕,叶修情不自禁热烈鼓掌。虽然观众只有他一个人,地点是深夜的小礼堂。

 

“太神奇了,到底怎么做到的?都最后一天了,你还不告诉我吗?”

 

“不行,这是机密。”

 

任凭叶修如何软磨硬泡,王杰希除了告诉他保险箱逃脱的秘密,其余的一概不松口。

 

叶修不甘心,心眼转了转。他又一次提起了话茬,企图试探:“看来你是要铁了心得第一名了,生怕我抢你饭碗啊?要是你得了第一名,到底要选谁去旅行啊?”

 

“不关你事。”

 

“怎么又不关我事,现在咱们是搭档嘛。你要信任我,这叫团队精……哎?不会是唐柔吧?我看你之前对她挺有意思的。”叶修笑得有些没心没肺,心中作痛一下,胳膊搭上王杰希的肩,“老王你再不下手,她可要被轮回那个姓杜的小子抢走咯。”

 

王杰希没好气:“不是她。她一个大姑娘真跟我往法国跑,那些记者又要胡说了。”

 

“那你不带她,要不就……带带我呗?”叶修期待地看着王杰希,朝他挤眉弄眼,“王老板,不如带我这个土包子——见见世面?”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要带你陈老板去西藏,眼里哪还有我这个王老板。”

 

“说来也怪呢,我前几天刚查出来有高原反应,西藏怕是去不了了。”叶修不管不顾了,干脆信口开河,“我已经和陈老板说了,她已经同意她自个儿带小唐沐橙她们去了。”

 

王杰希噗嗤笑了:“你这个叶修。你人在苏黎世,上哪儿查的高原反应,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之前说要我带小唐去法国,现在又说小唐要和陈老板娘去西藏,哪来的两个小唐?”

 

“你还真当瑞士人没毛病,人家不开医院的?我上医院查的我怎么了?”叶修的胳膊亲昵地勾紧了王杰希的肩膀,一副好哥们的口气,“总之我不去西藏了,你带我吧。我吃泡面就行,特别好养活。”

 

王杰希心跳落了一下。

 

他一回头,正对上叶修的眼神。空气中的时间忽然绵软了起来,两人呼吸浅浅交错,只剩心跳声胸腔回荡。

 

王杰希一时脸有点红。半晌,他轻轻甩开叶修的手:“你……”他深吸一口气,“总之不早了,明天就要直播节目,你今天好好休息。”

 

说完,将叶修一把推开,脚步匆匆地走了,比风还快。

 

i. 

一切准备就绪。

 

是夜,苏沐橙穿着缀着珍珠钻石的珊瑚色小礼服,微卷的秀发披在洁白的肩头,她踩着一双船型高跟鞋,亭亭玉立步入会场: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进入直播间。这里是荣耀国家队元旦晚会,我是主持人苏沐橙。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她刚一露面,网友们立刻疯狂往直播间刷礼物:

 

“女神今天好美!女神我爱你!”

“沐橙嫁我!”

“都滚,沐橙是我的!”

“女神新年快乐!”

“……”“……”

 

“下面我们有请各位选手将心愿信封依次投入信箱。”苏沐橙说着,一位礼仪小姐捧着托盘进来,坐在第一排的国家队选手便将手中的金色信封投进箱内,里面写着希望结伴旅行之人的名字。

 

镜头扫过一众选手的时候,弹幕上面都快疯了,各种“男神”“女神”地乱叫,喊着“选我!”“选我!”,不停舔屏,礼物一连串地乱砸。

 

叶修坐在王杰希身边,眼神不由自主往他手上的信封飘。当初王杰希在后台写这信封的时候,甚至跑到更衣室里关门写完才出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让他看一眼。

 

谁啊,到底是谁。叶修想破脑袋,狐疑地瞥了一眼号称能打八个王杰希的方锐,猜测会不会王杰希想把方锐拐到法国公报私仇。

 

此时他特别想要一双透视眼,能看到王杰希信封里的名字。

 

他正伸长了脖子,忽然王杰希手掌往他脑袋上轻轻一推:“看什么呢叶神,直播呢。”

 

那袖子里一股清新气息扑在叶修脸上,他不由得一怔,感觉苏黎世的冬天是不是有点太热了。

 

“嘿嘿,我就是在想……在想你用的什么洗衣液呢,气味闻着挺舒服。”

 

“一瓶洗衣液你也稀罕。我都忘了什么牌儿的了,回头给你找找去。”

 

两人正悄悄说着话,晚会正式开始了。苏沐橙首先向各路赞助商致谢,接着请上了第一个表演者张佳乐,献唱开场曲一首,收获叫好声一片。

 

第二个节目是周泽楷和孙翔组队说相声。

 

这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组合。

 

二人据说是一捧一逗,然则实际上孙翔又说又演又唱又跳,一场下来满头大汗,末了还戏称周泽楷今日是“突破自我”。

 

他气喘吁吁朝镜头拱拱手,向广大网友拉票:“谢谢,谢谢各位给我们投票。太不容易了,下回我打死也不拉周泽楷合作排相声了,累死我了!谢谢啊,谢谢!”

 

弹幕上一片“666666”:

 

“翔翔你还好吗哈哈哈哈”

“楷楷你还好吗2333333”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心疼周队”

“我周脸色惨白啊哈哈哈我怕不是个假粉”

“翔翔你这么耿直真的好吗”

“我投,我投还不行吗!”

“好好好翔宝宝你说什么都对”

“翔儿你还想不想在轮回待了?!”

“……”“……”

 

计票器上很快涌出一个小高峰,现场活跃了起来,陆陆续续有更多观众进了直播间。节目一个接一个地上,氛围一片喜气洋洋。喻文州表演花式转笔连连失误,钢笔摔到地上四次,竟然收获了比之前第一名还要多出三千票的票数,他下场的时候脚步都尴尬得直打飘,以手扶额,眼睛都不好意思看摄像头了。

 

“不要紧的队长!你永远是最棒的队长!”黄少天攥紧拳头热泪盈眶,冲着喻文州激动大喊,“就算你再掉笔一万次你也是最棒的队长!”

 

喻文州微笑:“少天……不要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突然热血起来好吗^_^。”

 

此时镜头微妙地扫了一秒王杰希,只见魔术师大人整个人呈沙发土豆状,捂着嘴笑瘫在了椅子上。

 

微草粉丝:

 

“……emmmm我的天这个王是假的吧!”

“不假,怼庙对庙快怼庙!”

“吾王脑袋都快靠在隔壁叶神的肩膀上了哈哈哈哈哈”

“怎么办我要和王爸爸一起笑起来了”

“哈哈哈哈这个镜头真是充满恶意”

“我王胖了,鉴定完毕”

“不要光拍我王嘛,明明叶神笑得更过分!新杰大佬都看不下去了还在揉按睛明穴!还在揉睛明穴好吗!”

“按睛明穴的是要笑死我吗!”

 

蓝雨粉丝:

 

“黄少快用垃圾话怼死这个欠扁的王杰希!”

“文州你永远是最帅的!你掉个笔都是最帅最帅的!笔芯!”

“老公不要委屈,快来我怀里抱抱!”

“诅咒王大眼待会表演也掉链子哈哈哈哈”

“黄少的热血竟然看得我迷之感动嘤嘤嘤嘤嘤”

“黄少小天使么么么么!”

“第一第一!喻队票数目前第一,大家快加紧投票哇!”

“蓝雨不败!蓝雨不败!”

 

接着,当黄少天上演一出“快板怼王”之后,票数蹭得飙升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弹幕上蓝雨粉丝陷入集体狂欢,纷纷捶地大笑,齐刷刷在弹幕上刷起了五颜六色的队列:“为黄少才华竞折腰”。

 

王杰希坐在观众席上,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拍手鼓掌忽然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作势要打黄少天,手落下的时候却是轻轻的,乱糟糟揉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又没收了他的作案工具快板才作罢。

 

微草粉丝不甘示弱,紧接着在弹幕上刷了一大波彩虹队列:“恭喜大眼爸爸凭借身高优势将黄少天揉成一只柯基v~”

 

叶修眼瞧着这一幕,微妙地酸了一下,转眼又笑得开心,从王杰希手里拿过快板摆弄来摆弄去。黄少天追着他来讨,他笑嘻嘻一把藏起来,说什么也不还。

 

欢乐的节目一一上演,有时表演中途出了意想不到的岔子,观众反而更加热情。终于轮到王杰希和叶修的魔术了,到此已是倒数第二个节目。

 

五光十色的舞台骤然漆黑一片,只余顶上投下一束寂静的白光。

 

柔和的音乐声起,王杰希手执白扇一柄,踏着光束缓缓走来,微微欠身,一抬手,叶修随着另一束光线推出表演道具,一边向观众挥手致意,迎来了满堂掌声。

 

王杰希对叶修道谢,一面说:“其实最初叶神说要做我的表演助手,我内心是拒绝的。”

 

不出所料,观众一片大笑。叶修更是想找个地方把自己活埋了。

 

“但我知道,叶神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王杰希定定看向身边的叶修,回忆道,“所以他向我承诺,他会让这里蓬荜生辉——”

 

话音未落,一连串火焰自魔杖顶端乍然点起,精灵般飞速环绕礼堂观众席一周,在墙壁上缀起绚丽的橙红花环,吐露出迷醉的芬芳。观众又惊又喜,顿时掌声如潮,纷涌不绝。

 

连叶修都诧异了。

 

这一段开场,他排练的时候从没有见过。

 

……王杰希是什么时候加进去的?

 

盈盈望去,那人正在台上灯火辉煌的深处朝他笑,手中折扇一展,赫然变成一只纯白的鸽子,展翅飞来,落在他肩头。

 

叶修半步也迈不动了,伫立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他完全不记得事先安排里竟然还有这只鸽子,活的,伸手摸一摸,它不躲也不飞,还温暖地蹭蹭他的手心。

 

他的魔术师,究竟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台下掌声鸣动,他已听不见。

 

他的心神全然被耀眼的魔术师占据。他专注地看着王杰希,看他将骰子变成珊瑚,将硬币变成焰火,将白纸变成飞雪——仅仅拢一团纸巾在手中,用扇子一送,手指轻捻,飞雪便如绵飘逸,观众用去接时,只见手心数片冰凉的六角形,瞬息融化,宛如神迹。


不论排练时已看了多少次,叶修仍会为这奇迹的一幕颤动心弦,叹为观止。

 

最后的最后,王杰希走进了那个硕大的保险箱。

 

叶修忽然醒了。

 

是的,唯有这个魔术,叶修知道它全部的秘密。

 

唯有在王杰希进入箱子的这一刹那,王杰希才终于恢复了凡人的身份:

 

箱子底部有个机关。王杰希解开手铐按动机关,箱底开出一个洞,而舞台上正好有个机关开在箱子的正下方。王杰希只要钻下去,将两个洞口合上,就此大功告成。

 

而叶修的工作是打开箱门,向观众展示空空如也的箱子,并念出那句傻得窒息的广告语“星星保险箱……”云云,完成任务。

 

叶修取出手铐,走向王杰希。自从那日手铐磨破了王杰希的手腕,叶修便往它内圈上包了一层软胶。他铐住王杰希,象征性地请了一个观众检查手铐牢固与否,一边将手指悄悄搭上王杰希的手腕,确认他已带上钥匙。

 

当叶修合上保险箱门的一瞬,重重一声敲在他心上,他忽然间有种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就在箱中的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

 

要是……这个宝物不要逃走就好了。

 

叶修背对着观众,不动声色吻了一下冰冷的箱门锁,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脑海内滋生起来,莫名的冲动逐渐成型。

 

他闭上眼,已经听见王杰希在箱内窸窣开锁的声音了,这是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

 

去吧,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他告诉自己说。

 

蓦地,叶修睁开眼,深吸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拉起保险箱拔腿就跑。

 

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字正腔圆地喊出了一句面目全非的植入广告:

 

“兴欣保险箱,魔术师无法逃脱的保险箱。”

 

直播间的观众们:

 

“……?!?!?!”

 

j. 

 

新款式的滚轮嗖嗖地转,拉起来沉甸甸的,这安心的重量同时也告诉他,他挚爱的宝物还在里面,没有逃走,并且再也没有机会逃走。

 

拖着这沉重的合金箱,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他越走越快,心脏也越跳越快,仿佛下一秒就要两肋生翼,直上云霄。

 

选我吧,王杰希。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箱内传来剧烈的敲打声:“叶修,叶修!你发什么神经,你疯了吗!”

 

叶修没说话。

 

他一路奔跑,汗如雨下,直到漫长的阶梯阻断了他的去路。

 

片刻的呼吸后,他回转过身体,紧紧拥抱住那巨大的箱子,脸颊贴在箱面上,胸膛起伏。

 

他安静地说:“王杰希,我没疯。”

 

许久的寂静笼罩了黑暗。

 

终于,箱子里再次说话了,语气冷冷:“给我你这个行为的一个合理解释,我会考虑原谅你。”

 

叶修答非所问:“王杰希,我喜欢你。”

 

k. 

王杰希沉默很久。

 

箱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沉闷的空间里,他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叶修,你是在威胁我吗。是不是如果我不喜欢你,你就不会放我出去。”

 

叶修摇头:“怎么可能,不是……”他无力地垂下手,心头有点酸,懊恼自己的冲动。他吸了吸鼻子,替王杰希解开密码锁,打开门的时候,几乎不敢看王杰希的眼睛。

 

王杰希并不出来,他盘膝坐在箱内,语气淡淡:“破坏我的表演,是不想看到我选别人?”

 

这一句话下去,叶修被拷问得体无完肤。

 

他脸色发白,几乎想窘迫地低下头了,却硬是堆出一个强笑:“王大眼,你怎么这样呢,光是我一个人说掏心窝子的话,你也表个态呗……”

 

王杰希忽然嗤笑,转眼看他:“叶修,王老板说要带你去西藏,你去不去。”

 

叶修眼睛一下子亮了,斩钉截铁:“去!”

 

“高原反应怎么办?”

 

“巧了,刚刚给治好了。”

 

“呵,这就奇怪了,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的,到底有没有?”王杰希故作疑惑,东张西望,“上哪家医院治的啊,怎么病人回来了净满嘴说瞎话,我得投诉他们去。”

 

叶修渐渐笑开了,心窝里漾起一叠一叠的蜜。他半个身子探到箱子里,扶着王杰希的脸颊,眼神在黑暗中泛起月色的光,呢喃道:

 

“我怎么说瞎话了,不就像你说的‘王不留行,包治百病’么。”

 

l. 

静谧的后台,月色从回廊穿行,两人不知从哪个角落拖出了一条半旧瑜伽垫,肩挨着肩坐在一起。

 

“大眼,你这里磕着了?”叶修摸摸王杰希的左肩,心疼,“让我瞧瞧……都紫了。”

 

“嗯。某个傻子不知道牛顿第一定律的后果。”

 

“叫傻子亲你一口,你就不疼了。”

 

“滚,拿药去。”

 

谁也不会想到,衣品爆棚的王杰希竟然穿秋衣秋裤。他脱了毛衣的一条胳膊,将有弹性的秋衣领子扒一扒露出左边肩膀,由着叶修给他上药,肌肤露在外面微微有些冷。

 

深紫的天边飘下了细细的白雪。叶修上完药,替他理好衣服:“杰希,你还穿秋衣呐。”一边笑,“要是你那群粉丝知道了,可不得伤心死了。”

 

“怎么,不能穿?冬天穿秋衣,毛衣脏得慢,睡前还不用专门换睡衣,方便。”

 

“我哪有说不能穿。”叶修翻出一截自己的袖子,“大眼你瞧,咱们的秋衣像不像同款。”

 

m. 

最后苏沐橙在后台找到叶修和王杰希时,两个人已经躺在一条破沙发上睡着了,模样青涩得好像早恋的小学生。

 

苏沐橙轻咳一声,推醒了叶修,将一个金色信封塞到叶修手上,深藏功与名地走了。

 

叶修睡得正迷,一看竟然是王杰希的信封,立马拆开,拉出信纸,只飞快看了一眼,便笑了起来。

 

他用信纸盖住脸,满脑子都是幸福的梦。

 

n. 

后来,叶修和王杰希一起去了法国。

 

再后来,他们一起周游了世界。

 

多年后某个旅店的午后,叶修悄悄摸出一张纸,被王杰希发现了。

 

“看什么呢?”

 

“哎?大眼,你怎么醒了,不多睡会?”

 

王杰希手指叉了一把刘海:“少岔开话题,说,鬼鬼祟祟看什么呢。”

 

叶修起初是小惊讶,而后使劲憋笑:“……情书。”

 

王杰希愕然。

 

他搜肠刮肚,内心茫然无助,硬是没想出来到底还有谁会给叶修写情书。

 

他眼神一凛,极力克制住醋意,道:“呵呵,是哪个年轻无知天真可爱的小粉丝给你写的,看了又看啊?怕不是被你这个老东西给骗了吧。你可得了吧,别耽误人家了。”

 

叶修笑嘻嘻:“怎么会,这小粉丝厉害极了,火眼金睛,我哪能骗得过。”

 

王杰希看着他那模样,顿时无名火起,一伸手:“给我给我,我给你撕了。”

 

叶修死活不给:“不行!我都珍藏好久了!”

 

“你还跟我横是怎么的,你都……”王杰希气得脸红,“你都有我了你还拈花惹草!”

 

“我哪有拈花!”叶修正大声辩解,手中信冷不防被王杰希一下绕背抢走,他心里咯噔一下,忙转头看去,只见王杰希唇边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呵……叶修就你这小样,还斗得过我。

 

王杰希半是悠哉,半是解恨地看着他,那眼神看得叶修万千话语到了嘴边都咽下,顾不得说了。

 

他好整以暇甩了两下信纸,抖开来,低头一看,冷不防脸倏地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信纸上只有一块早已失去弹性的旧创可贴,用透明胶带封粘着。

 

上印鲜红“叶修”二字,隔着一层胶带。

 

“这、这……”王杰希怎么可能不认得,这是他那年元旦在苏黎世亲手……

 

耳边响起戏谑的声音:“哎,杰希,这可是哥的心尖宝,你真的要撕吗?”说着,叶修捂住心口,故作痛苦的模样。

 

王杰希横他一眼,冷笑:“你故意的吧。故意被我发现。”

 

“怎么可能!”

 

“撕吧撕吧,反正这么丑的东西,不要了。”还未来得及阻止,王杰希的双手已飞快撕了下去,叶修只听信纸发出短促的被撕裂的声响,脸都白了,他飞扑过去抢下纸,宝贝地展开一看——

 

信纸竟完好无损。

 

怎么可能,他刚刚明明听见信纸撕掉的声音?

 

叶修不敢相信,他一回头,只看见王杰希正笑着看他,坐在明亮的床榻边翘起二郎腿,单手撑着下巴,一脸饶有兴味:“京中有善口技者……”

 

叶修再也忍不住,一下将王杰希按倒在床,俯身在他耳边:

 

“王老板,您待会儿还是在床上表演口技吧。”

 

o. 

 

王杰希的人生中有两次失败的魔术表演。

 

一次是在苏黎世的元旦。

 

一次是现在。

 

p. 

 

这告诫我们:表演魔术,千万别把秘诀说出去。

 

 

===END===

 

 


评论 ( 60 )
热度 ( 1113 )

© 星星桃木 | Powered by LOFTER